盘点青少年犯罪:15岁少年判无期 16岁少年强奸亲妹妹

摘要】【盘点青少年犯罪:15岁少年判无期 16岁少年强奸亲妹妹】据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中心披露,近年来少年强奸犯日益低龄化,而且一个个案例令人怵目惊心。一个刚满16岁的少年强奸了五个女孩,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亲生妹妹。

看到和自己孙子一样大的孩子路过家门,年近八旬的李某夫妇盛上饭菜热情地招待了这个孩子。然而,年仅15岁的张良却将罪恶的匕首捅向两位慈善的老人……经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张良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2016年11月22日起,张良开始在少管所服刑。这起未成年人杀人案背后,是让人叹惜的留守儿童之殇。

宁静小镇惊现凶杀案

“我爸妈被人杀了,你们快来啊!” 2015年11月24日清晨,湖北省天门市公安机关接到天门市彭市镇居民李成的报警电话,称自己的父母被人杀害在家中。

彭市镇居民不多,作为天门市治安先进城镇,小镇上平时连小偷小摸都很少,如今却惊现命案,年近八旬的李某和张某夫妇,竟被人残忍地杀害在了自己家中,这让小镇上的居民都难以置信。

和平日里一样,李成这天来给两老送早点。在门口喊了几声无人应答,李成感到非常奇怪,这个点,两老怎么会不在家?进屋后,略显凌乱的景象让他心里有了不详的预感,隐隐飘来的血腥味更是加重了李成的担心和焦虑。他接连查看每个房间,等到了后院,一下子清晰起来的血迹让李成彻底慌了神,沿着若隐若现的痕迹,李成在后院堆砌的草垛下,发现了父母的尸体。此时,李成只觉得天昏地转,颤抖着掏出手机,向公安机关报了警。

经过公安机关的现场勘查,初步还原了案发时的整个经过,受害人李某和张某死于窒息,但面部都毁损严重。经过分析,凶手曾用类似匕首的小型刀具多次刺伤受害人的面部。公安机关初步怀疑凶手与死者之间存在比较激烈的矛盾,才会采取如此残忍的手段行凶。

“两老平日对人都和和气气的,挺古道热肠的,爱帮人,没听说和谁结过冤。”在警察安抚下,稍微平静一些的李成回答着警察的询问。“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也不太清楚有没有贵重物品不见了。但就算是抢劫,有多大的仇,要把我妈的脸桶成那样!”说到这里,李成情绪又激动了起来。“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把凶手给抓住啊,一定要啊!”

看到和自己孙子一样大的孩子路过家门,年近八旬的李某夫妇盛上饭菜热情地招待了这个孩子。然而,年仅15岁的张良却将罪恶的匕首捅向两位慈善的老人……经湖北省汉江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张良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2016年11月22日起,张良开始在少管所服刑。这起未成年人杀人案背后,是让人叹惜的留守儿童之殇。

宁静小镇惊现凶杀案

“我爸妈被人杀了,你们快来啊!” 2015年11月24日清晨,湖北省天门市公安机关接到天门市彭市镇居民李成的报警电话,称自己的父母被人杀害在家中。

彭市镇居民不多,作为天门市治安先进城镇,小镇上平时连小偷小摸都很少,如今却惊现命案,年近八旬的李某和张某夫妇,竟被人残忍地杀害在了自己家中,这让小镇上的居民都难以置信。

和平日里一样,李成这天来给两老送早点。在门口喊了几声无人应答,李成感到非常奇怪,这个点,两老怎么会不在家?进屋后,略显凌乱的景象让他心里有了不详的预感,隐隐飘来的血腥味更是加重了李成的担心和焦虑。他接连查看每个房间,等到了后院,一下子清晰起来的血迹让李成彻底慌了神,沿着若隐若现的痕迹,李成在后院堆砌的草垛下,发现了父母的尸体。此时,李成只觉得天昏地转,颤抖着掏出手机,向公安机关报了警。

经过公安机关的现场勘查,初步还原了案发时的整个经过,受害人李某和张某死于窒息,但面部都毁损严重。经过分析,凶手曾用类似匕首的小型刀具多次刺伤受害人的面部。公安机关初步怀疑凶手与死者之间存在比较激烈的矛盾,才会采取如此残忍的手段行凶。

“两老平日对人都和和气气的,挺古道热肠的,爱帮人,没听说和谁结过冤。”在警察安抚下,稍微平静一些的李成回答着警察的询问。“家里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也不太清楚有没有贵重物品不见了。但就算是抢劫,有多大的仇,要把我妈的脸桶成那样!”说到这里,李成情绪又激动了起来。“警察同志,你们一定要把凶手给抓住啊,一定要啊!”

青春期两年未见父母

“这本是一起不该发生的悲剧。”该案一审承办法官肖志祥说,“家庭亲情关怀的缺失、校园教育管理的漏洞、社会不良信息的引诱,导致了这起悲剧的发生。”

张良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中,为了改善生活,爸妈在张良出生后就外出打工,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在张良的记忆中,对爸妈的记忆很模糊,直至案发前,张良已经有两年多没有见到自己的爸妈了。

长期分开生活,让张良对父母的感情非常淡薄,几乎也没有什么交流。法庭上,面对儿子犯下的恶行,张良的父亲张毅在被告人代理人席上痛哭流涕,泣不成声,而张良却一脸的冷漠,一言不发。

“在与张良的交谈中,我们发现,张良长期与父母分居两地,一年难得见上一面,为节省电话费,张良的父母基本每周和张良通一次电话,张良和他的父母感情很浅。”肖志祥法官说道。“上学后,张良遇到事情,也不喜欢和家里说。”

从小与父母的分离,让处在成长发育关键期的张良缺少了起码的与父母交流的机会,无法享受到父母在思想认识及价值观念上的引导和帮助,成长中缺少了父母情感上的关心和呵护,产生了认识、价值上的偏离和个性、心理发展的异常。同时,由爷爷奶奶带大这种隔代亲的教育方式,也使得爷爷奶奶对张良在生活、学习过程中遇到的困惑了解不清楚,或是了解了也难以提出比较可行的解决方法。

缺乏必要的情感宣泄途径的张良,又恰好身处天门这座经济并不发达的城市,读书是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刻苦读书、考取高分、读好大学,这在天门是一个普遍的认识。特别是高中学习,所有的时间都在为高考做着准备。老师们疲于应对繁重的教学压力,学生们疲于应付沉重的学习压力。

张良在学校的成绩中等偏下,属于最容易被老师们忽视的群体。因为性格偏外向,对于老师布置的作业也基本能够按要求完成,在老师们的印象里,属于那种比较听话,但成绩不理想的学生,平时关注度不是很高。

“张良与其他同学相处比较和善,在班上担任劳动委员,帮助老师和同学时比较积极,对于学习,不是很积极主动,喜欢的科目就认真听讲,不喜欢的科目就选择睡觉或者看课外书籍;在对待学校规章制度上,张良属于大错不犯,小错不断的学生,抽烟比较多,但从不打架,旷课。”在接受警察询问时,张良的班主任是这样评价他的。

正是因为对像张良这样学生容易忽视,所以老师和学校的领导并不清楚,张良读书期间,因为留守儿童的身份,曾被嘲笑没有父母,遭受过欺辱。为了获得他人的认可,他一方面被高年级的同学欺负,另一方面又主动向他们靠近,在被高年级同学强迫卖烟时,也没有及时向长辈或者老师说明情况,为后来的悲剧埋下了伏笔。

错位认知致行为偏移

在对张良的近亲属和所在村委会进行询问时,他们的评价普遍是,张良一直不是顽皮的孩子,比较听话。张良在村里同龄人不多,一起长大的都是邻居或亲戚家的孩子。长大后的张良还帮助爷爷奶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虽然不爱学习,但坚持去学校读书,没有弃学混社会,张良在成长过程中也没有接触和交往社会上不良人员或有前科的人员。

可就是这么一个听话还会帮助爷爷奶奶做农活的娃,会有目的有计划地实施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恶性犯罪。通过死者家附近道路的监控视频,可以看出张良行凶后,从屋里出来一直到消失在监控画面的这一段时间里,神态很放松,没有任何东张西望、战战兢兢的表现。在人生第一次犯罪后,很冷静地将犯罪现场进行了清理,没有任何恐慌的从死者家里出来,还在附近的网吧通宵上网。

案件中查明的另一个细节也让人唏嘘不已。张良从死者家中共搜到900元现金,第二天,便将欠同学的债务全部还清,包括欺压他买卖香烟的高年级学生。对于热心招待了自己的两位老人,张良狠得下心,用极其残忍的方式将其杀害,面对长期欺压自己的高年级学生,张良又逆来顺受,不敢反抗。一方面,张良不顾老人的招待之情,恩将仇报,另一方面,他又表现得极度诚信,实施了杀人后,第一时间是把所欠的债务偿还清楚。在张良身上,表现出了一种极度的矛盾和对立,道德认知明显失范。

然而认知的偏差不能掩盖行为的罪恶。汉江中院经审理后认为,被告人张良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两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张良作案时未满16周岁,属于未成年人,且系初犯、偶犯的辩护意见,分别属于法定和酌定量刑情节,但张良面对两位手无寸铁的好心老人,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社会影响极坏,罪行极其严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九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二款的规定,判决被告人张良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官手记】留守儿童—— 不该被忽视的群体

肖志祥

中国城镇化推进过程中的留守儿童问题,已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留守儿童的父母长期在外,隔代培养产生的亲情代沟,校园管理的漏洞,社会环境的复杂,都让留守儿童的成长缺乏必要的保护和关爱。

通过办理相关案件,我们认为留守儿童问题,不容忽视。应从几方面着手予以解决:

其一,改革户籍制度,完善法律政策。加强对留守儿童问题的重视,为其营造安全的生活教育环境;健全保障制度,加强非政府组织建设,加大支持力度,在保障政策上有所倾斜;改善人文环境,开展专项活动。引导和丰富农民健康的文化生活,增加农民生活的精神内涵,减少暴力、色情等腐朽文化对留守儿童的侵蚀。

其二,扩宽学校发展渠道,完善学校教育职能。学校应高度重视留守儿童工作,建立学校、家庭、社会三结合的留守儿童监护网络,弥补留守儿童家庭教育的缺失;老师应在平时多留心这些孩子的一言一行,针对他们心理、思想上的障碍进行深入摸底,及时发现问题,对症下药;实施寄宿制度,建立档案制度,建立留守儿童成长记录(包括学生的爱好特长、身体健康状况、家庭经济状况、学习习惯、思想品行等),有针对性的进行管理;设置特定课程,创新教学模式,针对农村“留守儿童”的特点,学校可以开设安全、道德、心理等几个方面课程,更有利于使留守儿童解决困难、处理问题,提高学生自我保护、自我管理和自我生存的能力。

其三,强化家庭教育力度,制定有效监管策略。建立健全学校、家庭、社会教育互动网络,对所有留守儿童(外来学生)逐个建立学习、生活档案,摸清留守儿童的家庭地址,保持和留守儿童父母定时或不定时的联系;加强亲子教育,营造良好家庭环境,在外务工父母应通过电话、通信等方式,积极与孩子进行沟通交流,增加彼此间的了解,让留守儿童感觉到父母的关心和爱护;克服困难,改善条件,尽量留下一方在家里照顾孩子,父母应努力协调好外出务工和照顾孩子两者之间的关系;选好监护人,确保有效监管。留守儿童的家长要了解监护人的基本情况,了解他们的教育观念,教育方法和他们的家庭经济情况。确保与孩子的班主任、监护人保持经常性的联系,共同商讨教育的策略与办法,使孩子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

6月1日上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少年审判工作新闻发布会,公布了一批职校学生犯罪案例。

被告人胡某某,男,汉族,1998年9月28日出生,捕前系某职业学院学生。

胡某某在上学期间,与其同学宗某某因琐事发生矛盾,怀恨在心,伺机报复。2013年12月2日6时许,胡某某在学校公寓楼一楼大厅趁宗某某不备,持刀割其颈部并连续捅刺胸腹部,致被害人宗某某经抢救无效死亡。

就在此事发生前5个月,2013年7月21日,胡某某因琐事持刀将被害人陈某某捅成重伤。

法院认为,被告人胡某某持刀故意杀人,致人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重伤,其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胡某某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其法定代理人自愿赔偿被害方的经济损失,有法定和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但其犯罪手段残忍,主观恶性极深,人身危险性大,所犯罪行极其严重,且一人犯数罪,应数罪并罚。依照相关法律规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胡某某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故意伤害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官分析,本案是一起在学校公共场所、多名学生在场时发生的恶性暴力犯罪案件。警示意义在于,职业学校教学不仅仅侧重于职业技术的教授,向社会输送专业技术人员,而且还得重视学生品德的培养和心理健康。建议各类职业学校进一步加强学校安全管理,引导学生正确处理矛盾,加强宿舍管理,禁止并严查学生携带管制刀具等,保障在校学生人身安全。另外,此案还暴露出被告人家庭教育的缺失。父母是孩子最初的老师,教养的同时还应承担监护、教育的义务,溺子等于杀子,要注重子女成长经历中的心理健康成长。在校学生也要增强自身被害预防意识,妥善处理与同学之间的关系,遇到矛盾,积极稳妥解决,避免类似事件发生。

 

来源:中国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